職工藝苑
【散文】舊時光里話絲瓜
發布時間:2020-06-05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房藍軍 瀏覽:

 

如今,絲瓜應該開始栽種了吧。

曾經,爸爸每年都要在小院的墻角種上幾棵絲瓜。我看著它們從小小的嫩苗探頭探腦,到伸出長長的觸須爬滿一面墻,然后再爬上平房,爬過院墻,力所能及地占領哪些充滿陽光的高地,葉綠花濃,隨風搖曳。

盛夏時節,一面墻都會開滿黃色絲瓜花,蝴蝶很少來,一種褐色的小粉蝶會經常光顧,還有大黃蜂嗡嗡地飛來飛去,螞蟻爬上爬下。粉蝶很好捉,只要悄悄地走過去,猛地一抓就可以捉到,它的大眼睛張皇著,翅膀有力地撲棱著,鱗粉花粉像煙霧一樣,一點都不可愛,便趕緊松手,任它飛去,手上的粉還要用香皂才能洗掉。而大黃蜂是不敢捉的,可以近一點的距離看他們鉆來鉆去。螞蟻太熟悉了,視而不見,由它去吧。

當花兒還開得正好,小絲瓜已經有了形狀,瘦瘦弱弱,身上披著一層薄薄的白粉。不久,嫩綠的絲瓜在空曠處垂下來,或在不為人知的濃密枝葉處蜷曲著。這時的絲瓜,隨吃隨摘,在媽媽的妙手中涼拌、炒食、燒食、做湯,一種食材,多種美味。一直到秋天,天很冷的時候,仔細尋找,還能摘到未老的絲瓜。絲瓜有一種淡淡的怪味,是不生蟲子的,葉子偶爾會生病枯黃,或者葉面有類似蟲子爬過的灼傷,看起來像彎彎曲曲的小溪,不明原因。

在絲瓜長得最旺盛時,爸爸會用小刀在絲瓜秧靠近根的部割一個小口,下面放一個玻璃瓶,用來接絲瓜水。瓶子接滿后,參上甘油就是上好的潤膚露,能使皮膚潔白、細嫩。據網上傳說,它還有一個誘人的名字,叫“美人水”。

在我的印象里,絲瓜是摘不光的,哪怕是你搜尋多次,在寒秋收秧的時候,還是會有很多“漏網之魚”。那些絲瓜長得壯壯的,已經很老的,有的已經干裂,露出里面白白的瓤。這老絲瓜也是好東西,“呼啦啦”在門框上磕掉絲瓜籽,可用來刷鍋刷碗,純天然無污染,也可以放到水壺里燒水,不僅可以除垢,燒出的水還具有有清涼、利尿、活血、通經、解毒之效。

如今,隨著城鎮的發展,我家的小院一去不復返了,那曾經承載著少年青春往事的絲瓜,那些可堪入畫的一方青綠艷黃,漸漸都老成思念的風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