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工藝苑
?【散文】一碗糝湯
發布時間:2020-01-17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薛晨 瀏覽:

 

慢慢的,才覺得我與家鄉,正重新相熟。

那天跟男朋友一早出門吃飯,路上層層疊疊堆著金色葉子,冬日的降臨讓黃葉四散,也讓行人搓手走著,萬分氣象,草木與人間一同措不及防。

很快,我們在路邊拐角處找到了一家早點鋪。紅色的長方形招牌懸掛在門上,四四方方寫著“糝家幫”3個大字。不管是屋內還是屋外,店面其實并不起眼。

“兩碗糝湯!”

“老板老板,拿一屜辣子雞餡的包子!”

剛撩開門簾,此起彼伏的吆喝聲就把我從剛剛的冬日感慨中拽出來。我們倆默契地笑了笑,一個去加入清晨的“大嗓”隊伍,一個收拾好筷子、盛好小咸菜,乖乖地等候早飯時刻。

環顧這個十平米的小屋子里熱火朝天的景象,不由得心生暖意。正如我們讀sa湯,書本讀音該是shen湯,家鄉就是有這許多獨一無二生活的“小默契”。前些年的耳朵里灌滿了太多遙遠而清冷的海浪聲,習慣了人與人之間體面的疏離,漸漸忘了街道小巷里這些聽來躁人、卻無比親切的對話。

熬糝湯的那口鍋有掌柜的人那么高。與其說是鍋,更像是用鐵皮圍上的“桶”。掌柜舉著把有手臂那么長的鐵勺,舀一勺便成一碗。不管來人是十幾歲的中學生,還是耄耋年的白頭翁,都巴巴在“桶”后面等著。

“老板,再來三個燒麥?!?/p>

“兩個吧兩個吧,你們倆絕對夠吃……”

隔著幾張桌子我看到老板笑瞇瞇地拒絕了食客“再來一個”的打算,蒸籠摞了五六層,老板眼邊皺紋應該也有五六層,什么人多少吃食,他瞧一眼就有數。經過一陣“龍爭虎斗”,我倆一一從店家手里接過兩碗糝湯、一籠蒸餃,早飯開場。

《禮記·內則》稱:“糝,取牛羊之肉,三如一,小切之。與稻米二,肉一,合以為餌,煎之?!蔽已矍暗倪@碗糝湯,經過幾代人味蕾的改造,原料換成母雞肉或牛羊肉和麥米、面粉,黃色的蛋花,輔之綠色蔥花、香菜提鮮,深口的青白瓷碗里,儼然也裝著一番饕餮美景。

“別看啦,快吃快吃?!?/p>

我沒回他話,看著他往碗里倒了口醋,一圈一圈攪開,再端起來咕咚一大口下肚,“爽!”我暗自發笑,情侶之間第一幸福的事,大概就是這種“臭味相投”。這種“爽勁”我也再明白不過。湯里的胡椒遇見清醋,好似一對性格迥異的老友,一個“火藥味”十足又嗆又辣,一個酸甜可口回味慢慢,互相吸引,融為一體,讓品嘗的人嘖嘖稱嘆。

我倆身旁的一桌,是一位30歲左右的父親和他可愛的女兒。小女孩彩繩編織的書包上系著一只清脆的鈴鐺,聲音稚嫩而動人:“爸爸,媽媽為什么生我的氣呀?”“喝一口湯我告訴你……再喝一口……大口大口……”

我聽著,對這場“騙局”了然于心。

不一會,爺倆的碗都空空如也,父親噗嗤笑了出來?!斑@樣媽媽就不生氣啦!”

這邊客人才起身要走,那邊就有新進來的食客“占上地盤”。一天就這么開始,外面的車流跑起來了,屋內的熱氣升起來了。來到這里的每個人,帶著前日的饑腸轆轆走進來,帶著今日辛辣生機走出去。雞毛蒜皮、嬉笑怒罵,興許這才是生活的味道。

“喂!你吃個飯咋偷笑個不停,這么開心嗎?”

長街短巷,一碗糝湯,可不就是這么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