職工藝苑
?【散文】餃子
發布時間:2020-01-17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辛淑英 瀏覽:

 

餃子,又名水餃,原名“嬌耳”,是中國古老的傳統面食之一,源于中原一代,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歷史了。

“好吃不過餃子,舒服不過倒著”這是句俗語。家鄉人很少說這樣的話,他們不說餃子,而是說“包扁食”。餃子叫法洋氣,說不習慣。以前,一年里也吃不了幾回餃子,一聽說誰家在包,是吃好飯,羨慕。到過年了,才家家都吃。除夕一早著手包,包一整天,大蓋簾,小蓋簾,簸籮,簸箕,都包滿。天氣奇冷,母親把凍好的餃子擺成圓形,如簇擁的白花一起綻放。母親看著她的“作品”,會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。

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,吃餃子變得尋常,只要想吃,家人齊動手,和面的,調餡的,搟皮子,包捏,煮,忙活一陣子,肥嘟嘟的餃子上桌,熱氣騰騰中邊吃邊品說著餃子的味道。

我不記得幾歲開始學包的,好似先從搟皮學起?初次包,當然包不好,手不知輕重,放得餡不是多,就是少。少了,吃起來沒味兒,多了容易撐破皮,大年下吃破皮餃子,不吉利。所以母親甘愿辛苦自己包,嫻熟的動作,給每個餃子穿上花邊裙子,每個餃子肚兒都圓鼓鼓堪稱完美。母親忙碌著還愛說道:包餃子得首先把面皮搟均勻,中間稍厚邊緣稍薄,這就要求和的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軟,適中,和好的面蓋上一塊濕布,餳一陣子。記得有一年天不作美,麥收時節連陰雨,麥子熟了不能收割,結果麥粒在麥棵上發了芽。不用說收獲的麥子質量極差,打成面包出的餃子,黑不溜秋,粘牙,一觸即破,那是過得最糟糕的一個年了。

小時候我不怎么愛吃餃子,挑剔母親菜放多了,聽伙伴們講吃的純肉丸的,羨慕不已。下一年母親也包純肉的,但仍吃不了多少,真是怪事。自己過日子了,對吃餃子反而越加喜愛,和面、調餡、搟皮,餃子下鍋一小時搞定,看著熱氣直冒的大盤餃子,禁不住誘惑,不嫌燙,先品嘗味道如何。那薄軟勁道的皮,濃汁流溢的餡,嚼在嘴里,滿口香,回味無窮??上?,兒子比我小時候還挑剔,他不吃豬肉餡的,有一次我包了羊肉白菜的,他又嫌肉剁得不細膩,對韭菜、薺菜加雞蛋,粉絲,木耳的,倒是百吃不厭,但也僅一頓告饒。

有人說餃子包個大的,吃起來才香。我受母親影響,偏愛包奇小寸許的餃子。餃子為民俗中面食的一種,有獨特的品味,蘊含哲理,是滲透到人類精神領域的一種文化,小巧的吃在口里,不露齒,頗有幾分優雅,大餃子就不及了罷?像母親包的穿花邊裙子的餃子是傳統包法,機器制造的餃子,元寶形狀,好看是好看,但少了傳統的韻味,吃起來到底不如手工的好吃。

一年又一年,年尾接年頭,在合家歡樂之日,吃餃子才別有一番年味,這已深諳到人的心里去了。